海南市信游娱乐公司欢迎您的访问!

logo
新闻资讯

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

傲世皇朝傲世皇朝注册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0-08-20 02:04

  傲世皇朝傲世皇朝注册主管总代:【QQ679596】【微信kcwl996】首先在前几天的文章《地产融资或再度收紧!监管部门设“三道红线”控制房企负债增长!》就有提到,监管部门出台新规,给房企划了三道红线,让房企地产融资的难度增高。

  在经过上半年的边际放松后,房地产行业融资收紧的信号已然出现。据中指院数据显示,7月份房地产行业信用债发行规模达642亿元,同比增长29.1%,环比增长86.1%;在经过4月份的零发行后,海外债连续三个月增长,7月发行规模508亿元,同比下降9.7%,环比增长30.6%。尽管融资规模大幅上涨,但境内债的融资利率却明显走高。7月房企信用债平均票面利率为5%,比6月的发债成本提高0.6个百分点,创下2月份疫情爆发以来的利率新高。

  海外债利率再创新高,这意味着,假如放纵房企高息密集融资,势必会将房企乃至整个楼市进一步推向债务深渊,增加系统性风险。

  对于房企来说,接下来的日子,他们要更加努力的卖房子,因为债券发不了,销售回款就是最可靠的资金来源。而且,融资的“门”关上了,之前拿地凶猛的房企,还将会被“追责”。

  最近几天,住建部和银监会领导也在找开发商开会,明确提到不许拿地王,否则开发商会面临两个后果:停掉房企的发债和不许项目按揭贷款。

  这一切可能源于监管层对房地产的态度,出现了一些改变。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最近的公开文章里,结结实实的给楼市“泼了凉水”。

  第一处是回顾过去的时候,他写道:“我国影子银行风险隐患一度非常严重。影子银行层层嵌套,风险隐蔽,与房地产泡沫、地方隐性债务、非法互联网融资等紧密交织。”可以看出,他认为房地产出现了泡沫,而且“房地产泡沫”跟影子银行、地方隐性债务、P2P一起交织,构成了较大风险。

  然后,他又写道:房地产泡沫是威胁金融安全的最大“灰犀牛”。近年来,各地区各部门根据“房住不炒”和“一城一策”精神,优化金融资源配置,严防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。2019年与2016年相比,房地产贷款增速下降12个百分点,新增房地产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下降10个百分点。既满足房地产行业平稳发展的正常需要,又避免因资金过度集中出现更大风险。

  在文章里,他的结论是:“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”。灰犀牛是什么意思?是指太过于常见以至于人们习以为常的风险,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。把房地产泡沫说成“威胁金融安全的最大灰犀牛”,可见监管层深深的忧虑。前面我们有说到,官方给房企划了三条红线,控制房企的债务率,可见官方已经开始为“宽松之后”料理后事了,防止到时候出现难以收拾的坏账。

  监管层十分清楚,十次危机九次房地产,所以已经在尽量切断金融和地产之间的联系。而手段就是尽量在房地产领域去杠杆,一方面降低贷款,另一方面限制开发商发债,这对于很多开发商而言,就相当于戴上了紧箍咒。这对于房地产企业肯定是巨大利空,下半年开发商必须在销售回款上去想办法,否则很可能连债都还不上了。而股市上的地产类公司,也会产生不小的压力。

  当然,不要以为郭树清说了“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”,房地产就没事了。他接着写道:“但也不能不看到,在资金面宽松背景下,企业、居民、政府都可能增加债务。利率下行一致性预期强化后,有可能助长杠杆交易和投机行为,催生新一轮资产泡沫。一些地方的房地产价格开始反弹,金融资源有可能再次向高风险领域集中”。

  也就是说,监管层开始关注“新一轮资产泡沫”了。所以,房地产宏观政策维持紧绷,仍将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郭树清最近多次表述过,他对宽松政策之后一地鸡毛的担忧。比如他在这篇文章里再次警告:“为遏制衰退,经济活动急剧收缩时,金融活动反而必须扩大。原来的调控目标是广义货币与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略高于名义GDP增速,今年上半年高出10多个百分点。预计今年总体杠杆率和分部门杠杆率都会出现较大反弹,金融机构的坏账可能大幅增加,由于金融财务反应存在时滞,目前的资产分类尚未准确反映真实风险,银行即期账面利润具有较大虚增成分,这种情况不会持久,不良资产将陆续暴露”。

  这些论述不仅对银行股构成了利空,可能还意味着,货币政策的观察期可能会延长。事实上自4月20日以来,央行一直拒绝降息。也就是说,不踩油门,也没有踩刹车。

  8月17日,央行将发起新一轮中期借贷便利(MLF),可以看出,央行在公开市场有两笔操作,一笔是1年期的,总量是7000亿元,另外一笔是500亿元的7天逆回购。

  公开操作的最大看点,不是它的数量,而是它的利率。因为它已经成为市场报价利率(LPR)最重要的指标。可以看到,1年期MLF利率是2.95%,跟之前持平,也就是说,本月市场报价利率(LPR)很可能保持不变,这也在市场的预期之内,并没有出现意外。

  如今,“抑楼市、挺股市”,是当前官方的基本思路,郭树清在接受央行采访的时候表示:“我们还要进一步推动资本市场的发展,直接融资的发展。上半年直接融资比重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,从32%上升到36%,这是股票和债券加起来的融资,我们希望这个势头能够保持下去,可以提供更多的直接融资,来支持企业”,这话说得非常明白了,就是要开启“印股票的时代”。

  在“求是”的这篇文章里,郭树清写道:“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,引导理财、信托、保险等为资本市场增加长期稳定资金。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,推动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。”

  说白了,就是给股市找资金,而且长期资金、大资金,其实就是要大幅提高养老金投资“权益类产品”的比例。最终,来改变股市需求端的基本结构。

  什么是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?所谓第二支柱,是指补充养老保险制度,以企业年金、职业年金为主;第三支柱,是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。第一支柱,就是“城镇职工+城乡居民”两大平台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。 三个支柱的说法,是告诉大家:只交普通养老保险是不够的,你还需要企业年金,另外还要自己买一份商业养老保险。

  总之,你的老年生活越来越贵,需要三个支柱来支撑。三个支柱汇聚的钱,怎样才能抵御通胀的侵蚀?当然只能投资。前些年,由于中国股市不靠谱,所以民众、专家、人大代表,都不支持养老金炒股,认为那是羊入虎口。随着市场越来越成熟,以及金融反腐,再加上养老金因为通胀出现巨大缺口,不投资是绝对不行了。据统计,目前中国养老金余额大概是6万亿人民币,但大部分都以活期存款、定期存款、债券等低风险、低收益的方式存在,很少投资权益类资产。根据人社保今年初公布的数据,截止去年年底,只有大约1万亿养老金签署了委托投资协议,委托投资占比不到17%,权益类投资占比就更低。

  根据相关资料,世界经合组织国家养老金配置的权益资产,平均占比达到24.4%。在股票投资比例最高的是波兰,达到85.2%;挪威养老金权益类资产投资比例超过60%,瑞典为46%,澳大利亚、立陶宛和比利时对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也在40%以上。在美国,股市里三分之一的股票市值被养老金持有,而目前而我国目前“三支柱”养老金合计持股占股票市场总市值不到10%。

  中国跟欧美日股市市值、房地产市值的对比表,中国的资产结构很明显是房地产占比较大,金融资产占比较小。这里面有中国人口多、中国房地产市值包含70年地价等诸多特殊原因。但从长远看,中国老百姓金融资产占比大幅提升,的确会是一个大趋势。而这,就是“印股票时代”将带来的新变化。

  所以,未来扩大养老金的规模、大幅提高养老金的股票投资比例,将是两大趋势。

  也就是说,官方倡导人们把更多的钱用在养老上,而不再是买房上。养老的钱,被委托给机构投资于股票市场,等于替银行给企业融资,最后回流到实体企业。老百姓的财富,跟着经济发展、企业发展一起增值,而不再主要靠房地产。

  首先,我们养老金委托的投资机构要有信用,而不是用我们的钱去给庄家高位接盘,买价格虚高好几倍的股票;其次,我们养老金买的股票,其公司没有造假,财务数据是真实的。

  如果中国能重建金融、资本市场的信用,印股票的时代是值得期待的。如果仍然跟过去二三十年一样,那么金融就比拦路抢劫还厉害,会让老百姓血本无归、无处安放他们的老年生活。

  反正不管怎么说,掌管货币政策、金融政策的高官,向我们传递了清晰的抑制楼市、力挺股市的信号。